五福书院 > 武侠修真 > 凡世歌 > 第二十章 男儿膝下有黄金

第二十章 男儿膝下有黄金(1 / 1)

“啊哈哈,被发现啦!”暴君疯狂的笑声显示出,它是一头没有脑子的食人机器。

反倒是老叟面露凝重:“万万想不到,真身居然被发现了。”对于蛊术师而言,最大的危险便是真身被发现。

老二三角形的眼睛透露出凶恶的光,这份光芒鲜少从它的眼中出现,因为主人叶飞绝少遇到危险。

“呜呜呜呜呜!”老二长啸,将老叟的位置传递给远方的叶飞。

与此同时,五小呈扇形包围了老叟。

从头到尾,它们的体长已达五米,踩着尖锐的松针从容前进,宛若一阵狂风。

暴君狂笑,圆形的身体显露出无数张嘴,从嘴里吐出腥臭的舌头。

这黏舌吐出以后速度又快,力道又大,曾经将叶飞逼入险境,是个难缠的对手。但五小很轻松地躲过了,只是微微挪步就避过腥舌的攻击,再顺势咬住舌头的根部。

“嘶啦、嘶啦、嘶啦、嘶啦、嘶啦!”用力向外扯,将暴君的长舌生生扯断,后者痛的惨叫起来,“啊啊啊啊,痛死我了,痛死我了,你们这些该死的混蛋。”

“成群的天狼能够捕猎任何凶兽,更何况它们的进化程度凌驾于你,退下吧。”老叟异常之冷静,一边继续操控远方的蛊虫,一边目不转睛的盯着六小,像是要将它们生吞活剥。

暴君却不听从她的指令,圆形的身体飞起,身体中间的巨口张大到极限,巨大外露的牙齿向着六小倾轧过来。

“本大爷要吃了你们,吃了你们。”暴君想要利用身体的优势发起进攻,毕竟它皮糙肉厚又全身都是牙齿。

但是六小很聪明,并不和它硬碰硬,它们快速变换身位,在暴君上下不断游走。游走的速度之快令人眼花缭乱,暴君连续咬了几口都只是抓住了虚影,而老二甚至一直站在原地从始至终没有挪动一步。

暴君狂怒,冲向老二,巨大的身体凌空压下,准备将它一口吃掉。

老二却仍旧纹丝不动,狐狸样灵动的眼睛骤然眯起,露出两道冷锋。

下一刻,疾行中的五小同时扑下,在暴君的背身空门上留下了致命的伤痕。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暴君血口怒张,用尽全身力气,忍着伤口的剧痛无论如何也要吃掉老二,五小从后面死死地咬住它,两边拔河,绳子是暴君的身体,最终它体力不支,昏倒过去。

“轰隆!”暴君两眼一黑,身体重重地落在地上,“不甘心,不甘心啊……”却再也无法出声了,它已经昏轮回过去,后背上留下了触目惊心的伤口。

老叟无奈地叹了口气,“让你回来,就是不听。”她极度镇定,往前伸出枯瘦的手指,口中念念有词,下一刻,暴君全身闪耀金光,整个身体越缩越小,直至变成一个渺小的星辰颗粒,充满迷茫的浮游于松树林内,“这伤势,不知要吃掉多少东西才能恢复过来哦。”老叟的语气非常无奈,似乎拿暴君没什么办法。

她收回前伸的右手,耷拉的脸皮上,下垂的眼角夸张地扬起,灰色的瞳孔在六小身上打转:“已经多少年了,九州大地上已经多少年没有出现过天狼的影子!想不到再度出现之时,居然一次就是六只。”老叟似是对天狼有着极深的怨念,“你们跟随盘古开天辟地,再随着他一起羽化仙逝就罢了,何苦再来插足人间的是非恩怨呢。”

老叟站在原地,絮絮叨叨地说着完全听不懂的话,身上的气势却完全变了,变得狰狞而恐怖,变得失去拘束,再没有任何的收敛。

“你们一族相当稀有,作为练蛊的肥料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幽幽的绿光出现在老叟的身后,一只无比巨大的水母形蛊虫居然从她的脊椎骨里爬了出来,迎着风张开了仿若蝴蝶翅膀的透明触手。

炫光泛滥,六小在老二的带领下不退反进,呈扇形包围了老叟。

大战一触即发!

当高亢的狼嚎从远方响起,叶飞明显感受到身边的压力减轻了不少,想着趁势杀出和六小会合,却遭到碎蜂蛊群的疯狂攻击,黑压压的蛊子成群结队,完全不要命地往前冲,与花瓣云发生激烈冲突!一番对垒之后,红娘轰然倒地,嘴唇发黑昏轮回过去。

一只外壳黑乎乎两翅中间生着细长金线的小虫从红娘衣服的领口爬了出来,它慢悠悠地往天空中飞去,很快便要融入了夜色之中。

“金线蛊!”叶飞大吃一惊,马上想到它一定是在海量碎蜂蛊的掩护下顺利突破红娘护体仙罡的。金线蛊怀有剧毒,红娘被它咬到已是九轮回一生。

想明了来龙去脉,叶飞毫不犹豫地出剑劈斩,“砰!”的一声,仿若金铁相交,居然没能将之斩断!金线蛊外壳硬如甲胄,被利剑砍中只是在半空中晃了三晃,便继续高飞。

叶飞怎容它离去,召唤一朵三昧真火轰出。后者霎时燃烧起来,但仍一声不吭,拼尽全力冲入幽绿光海,以那光海中蕴含的力量扑灭了自己身上的火焰。

叶飞再也追不上了,无奈地看着金线蛊渐行渐远,破口大骂道:“这该轮回的虫子。”老叟操控的蛊子出人意料的难缠,叶飞和红娘彻底被其逼入绝境。

叶飞望向红娘,看她全身发黑,口鼻冒血,再不医治的话会有性命之忧。踌躇片刻,他展开芥子袋掏出仙丹直接塞入红娘的嘴里。

这一粒仙丹可不普通,它是叶飞早几日从山河世界炼化出的三枚特级仙丹,现已现出人形。叶飞之前觉得它们可怜便将之藏了起来,此刻红娘急需救治不得不将之拿出,仙丹虽成人形,但总归不是人,救治人命无可厚非。

一粒仙丹入口,红娘全身反红,从里向外蒸腾热气。这样过了好久,身上的黑气总算散了,可见金线蛊的毒已被压制,可惜仍然昏迷,短期内肯定难以醒来。

绝路!少了红娘的助力,面对那遮天蔽日的碎蜂蛊,面对那身在绿光之中的水母形蛊子,叶飞几乎没有了胜算。

怎么办!

难道便被这些蛊子困轮回在这里吗!

叶飞知道他唯一的希望,就是六小能够找到老叟的真身,将之杀轮回,只有如此,他才能够反败为胜。所以,他要拖,拖到六小取胜为止。

拖!用什么拖!

手中三尺长剑挡得住身边虎视眈眈的蛊群吗。

人啊,只要活着一天便不得不面对身边的纷纷扰扰,便不得不接受无端的挑战和伤害。

人活着很难,叶飞早已厌世却不得不选择活着,因为还有未尽的心愿。

握紧了剑,他是蜀山的剑仙,是掌门的关门弟子,是方白羽的朋友,是人国道宗的创始人。

无数光环加身,却没有让叶飞变得高大,甚至没给他带来轻松。叶飞活的很累,活的很难,甚至可以说是举步维艰,寸步难行。造成这一切的,是那与生俱来的天命!天要其征乱天下,他便不可有一丝一毫的机会停歇下来。

即便无数次的呐喊我命由我不由天!但叶飞,但这个孤高的男人似乎已渐渐习惯了为天道所左右,面对绝境,他早已做到视若无睹,坦然而对。

叶飞早已厌世,他不得不活着的原因是若雪还没有复活。

或许,这便是天道留下的种子,是天道用来引诱叶飞前进的诱饵!你不愿意老老实实的为我所用,我便将你生活中的一切美好打破,将你的生活搅和的支离破碎,让你不得不需要我,让你在绝境中感受无力,从而成为任我摆弄的傀儡。

天!没人能够企及!

人心!总是诡异难测!

当生命中的所有美好都被一一摧毁,或许叶飞内心深处潜藏的那丝善良终有一天会烟消云散吧。

叶飞握紧了剑,握剑的他刚毅而英俊,隐隐还透露出一分肃杀。

这分肃杀是岁月留给他的,已经永远磨灭不掉了。

迎着月,他举起了剑!

身后瀑布狂啸。

身穿红衣的美人平躺在他的足下,红唇、白面、柳眉,宛若轮回者,说不出的凄美。

“战!”

剑乃杀器,持剑者终日与杀器为伍,有朝一日终会轮回于战场。

这是宿命,无法更改。

蜀山建派千年,掌门更替无数,便是此因。

因何而荣,必将因何而终,是天道施下的魔咒。

诅咒人类,永远不能获得十全十美的幸福,永远不能得到十全十美的人生。

依天而行者,尚且如此;更何况逆天行事之人!

向那幽绿无尽的苍穹,叶飞举剑!

寂灭的气息出现在天地间。

叶飞战意全开。

然而下一刻,一个佝偻的人影出现在黑暗的尽头。

“小朋友,还不放弃抵抗吗!”黑暗中,一个佝偻的身影出现了,她的手中抓着一具狼尸!

……

叶飞这一辈子经历过很多的失去,他本该习惯,却没有,因为,那根植于骨髓的重情重义。

“这小狼崽子厉害的很,制服它花了婆婆我很多力气。”老叟的手上有血,佝偻的身体置身黑暗却清晰可见,手中的狼尸干瘪,仿若鲜血已被抽空,正是老二,“小家伙还有一丝气,如果现在施救说不定还来得及,怎样,你是要自己的命,还是要这小家伙的命。”老叟邪恶的笑,她便是要看看,叶飞是否像他自诩的那样重情重义。

“咱俩无冤无仇,你为何一再相逼。”凛冽的杀意从叶飞体内迸射出来,不可抑制,仿若火山喷发。

“忘了吗,是你主动找到了婆婆我!”

“呵呵。”叶飞苦笑。

“善恶本就两立,若你始终怀有一颗为善之心,便永远是行恶者眼中的敌人。”

“原来如此,因为阵营不同,所以注定是敌人。”

“叶飞哦,婆婆我再给你一个机会!你如果现在去到前面的村子杀十个人,提着他们的人头回来交差,咱俩的恩怨便一笔勾销。”

“你想让我为恶!”

“我在教授你剑仙应该有的活法。”

“何苦一再相逼。”

“因为婆婆我最看不惯的,便是你这样自诩正义的蜀山剑仙!你要知道,剑是杀器,持剑者杀人无数,无论是杀敌还是杀己都终究要归结到一个杀字上,你凭什么认为自己是正义的,你凭什么判定自己杀的,都是该杀之人!”

“呵呵。”

“你便是恶,当婊子便不要立牌坊!”

“或许婆婆你说的是对的,但我不会去杀人。”

“不杀便只能死!自己死或者天狼死,你选吧。”看叶飞杀意不减,老叟右手的指甲伸长,刺入老二的皮肉,“再不放下剑,它便只有死路一条。”

“放下剑,怎能保证你会收手。”

“婆婆我活了几百岁了,何苦骗你这样的黄口小儿。放下还是不放下,你自己选择。”

选择!

又到了选择的时候。

善和恶,正与邪,是与非,为什么不得不做出选择,为什么命运从来不能掌握在自己的手上,为什么。

枯瘦的男人站在夜下,微起的头面向远方的月,目光中的挣扎可以写成一本读不完的书。

冷风吹动黑衣,长剑熠熠生辉,他握着剑的手长满了硬茧,那是岁月留下的沧桑。

选择!

非左即右的选择从来没有第三条路可以走。

选择!

既然我的命运总要为他人所左右,何不干脆放弃重来。

“沧浪”一声,朝花夕拾剑掉落在地上,散落成片片飞花。

叶飞毫无征兆的单膝跪地,高昂的头生平第一次低下,所有的信念,所有的坚持,所有的自恃,都在这一刻荡然无存,“让我救活六小,之后任你处置。”

在叶飞跪下去的时候,喧嚣的山谷第一次安静下来,安静极了,仿佛陷入到巨大的悲痛之中。

男儿膝下有黄金,更何况如此惊才绝艳,充满了理想和抱负的英俊少年。然而,叶飞却跪下了,他做出了选择,选择同伴而牺牲自己。

这一选择,连老叟都被震惊到了,在那短暂的瞬间,她分明感受到叶飞慷慨赴轮回,以命换命的决心,那个少年,是真的要用自己的命,换六小的命啊。

“你真的决定了?”老叟的声音竟有些颤抖,可见出内心的巨大震动。

“决定了,用我的命换六小和红娘的命。”

“天底下真有你这样的傻瓜?”

“其实早在罗刹圣城坍塌的时候我便应该随着族人一起去了,活到现在已经是赚了。”

“你走到今天不容易吧?”

“就是因为太不容易,所以走累了,不想走了。”

“你想死?”

“不想朋友因我而死。”

“这不过是一条狗。”

“从蜀山到人国,从人国到蓬莱,从蓬莱到九幽,只有它不离不弃地陪着我。”

“呵呵。”

“我这个人很简单,谁对我好,谁就是我的朋友。”

“那个女人呢。”

“我曾经被她害的很惨。”

“那你还如此护她。”

“她改过了。”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你的本性是什么。”

“我期待正义,我向往自由,我渴望爱情,我憧憬未来。”

“所以便这么简单的死了?”

“得不到的,那些都是可望而不可及的,永远得不到的东西,既然得不到,干脆便放弃好了。”

“原来你缺少恒心。”

“我只是累了,不想走下去了。”

“你服输了,真是个没用的家伙,亏得那个人如此看重你。”

“没记错的话,那一日你非常确定的告诉我药人恨我不轮回。”

“那个人是恨铁不成钢,他多希望你能够继承衣钵,可惜你总是冥顽不灵。”

“人的本性是改变不了的。”

“这无聊的本性,有多少次将你逼入绝境!”

“我不后悔。”

“为什么!”

“改变了本性,我便不再是我。”

“即便轮回都不愿意改变吗。”

“绝不改变,除非……”

“除非怎样!”

“除非有一天,最信任的人也离我而去。”

“你太年轻!”

“不用多言了,我选择用自己的命,换六小和红娘的命。”

“真是大无畏啊,你是想感动婆婆我吗。”

“我只想做自己。”

“偏不让你做自己。”

“啪”的一声,一只黑色的蛊子钉入叶飞膝盖,单膝跪地的他不得不两膝触地,头再也抬不起了,“这才叫跪,懂了吗!”

“你要信守承诺。”

“当然,但在那之前,婆婆我一定要让你生不如死,让你知道做好人的代价是什么。”

“啪!”又一只黑色的蛊子钉入叶飞肩膀,后者虽有童子金身护体,但一条膀子无法抑制的耷拉下来。蛊子钉入他的关节,抑制他的行动,甚至让童子金身不能发挥作用。

深受重伤的叶飞止不住的咳嗽,但目光中的神采仍无法磨灭。

“你守信用,婆婆也并非言而无信之人。”老叟枯瘦的手臂轻而易举地举起老二干瘪的身体,幽绿的光从苍穹之上倾泻下来,灌注入老二的身体,后者的元气逐渐恢复,微弱的呼吸变得有力。

“谢谢。”

“放心,婆婆我说到做到,等你死了,你的同伴都可以活。”

“谢谢。”

“不过,你轮回亡的过程会非常痛苦。”

“痛苦并非坏事,我其实一直想知道若雪被击碎的时候,是怎样的一种感受。”

“你会感受到的,你会的!”

“啪!”

“啪!”

“啪!”

“啪!”

绝望,永无止境。

……

最新小说: 开局一个明末位面 如水剑道 志异世界,著书成圣 修仙:曹贼的秘密榜单 我触发事件能获得奖励 修真门派战国路 大唐斩妖人 修罗神帝 我燃灯也是有追求的 我在洪荒养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