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福书院 > 武侠修真 > 财法仙途 > 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站到了最后

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站到了最后(1 / 1)

根本没有人注意林夕。

他被吞山老怪强行封掉了行动与说话的能力,只能像咸鱼一般躺着,任由一切事情发生。

但林夕其实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当吞山老怪施展阴阳大道的时候,他就陷入了一种很古怪的玄妙境地。

整个人仿佛置身于山水墨画之中。

一道道黑白线条在空中勾勒,然后化作一幕幕神秘的画面。

就像是走马灯一般快速闪烁。

而这些画面,在天空中排列成高塔,一圈一圈将林夕笼罩在其中,眼中不断闪烁这些古怪的画面。

林夕浑浑噩噩,只是木讷的盯着眼前的一切。

画面中是混沌一片,除了黑暗什么都没有。

突然一个顶天立地的巨人突然出现,他怒斥这一片苍茫黑暗与死寂,手持巨斧重重劈砍了下去。

骤然间,混沌被斩开。

轻则上浮化为天,重则下沉化作地。

无尽的灵光喷薄而出。

代表阴阳的黑白画面缓缓消散。

仿佛有什么玄之又玄的烙印刻入了林夕的脑中,这让他晕晕乎乎的,好像经历了很多事情,又好像没有。

终于,林夕眼中的呆滞缓缓消失。

恍惚的精神也终于恢复了正常。

“总感觉好像学会了什么了不起的东西。”林夕喃喃自语。

不过现在显然不是高兴的时候。

林夕没忘记自己还处在危险状态。

他立刻警惕的环顾四周,然后看到了让他不解又迷惑的一幕。

满地的金色灰烬。

就像是那些金袍人全部变成碎屑了。

一个气息看起来极其强大的金袍男子,浑身浴血,躺在地上艰难的撑起身体,眼神震惊的望着前方。

这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林夕郁闷。

自己好像睡了一觉错过了不少东西。

他顺着金袍男子的目光望去,看到了元武陵和吞山老怪靠的很近,元武陵双手有神秘的黑白光芒绽放,而吞山老怪却一副虚弱的样子,身躯僵硬,然后眼神涣散。

怪了,这又是怎么了?

虽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

但元武陵逐渐恢复的气息让林夕感觉到了几分不安。

“不行,不能让元武陵得逞!”林夕心中焦急,他现在行动能力被封禁,哪里有办法去影响元武陵啊。

他一着急,一激动,微弱的阴阳之力从体内迸发而出,流转周身,身体上的禁锢莫名一松。

咦?禁制冲开了!

我什么时候领悟阴阳道则了?

不过这个时候纠结这些没有意义。

“你给我停下吧你!”林夕大喜,当即祭出赤霞剑劈斩了过去。

毕竟是通天灵宝,就算尚不契合威力也相当了不得,一道虹霞般的百尺剑芒破空而去,斩向了元武陵双手。

“!!”元武陵完全没有想到有人会来干扰自己。

剑气凌厉,他下意识的松开了手躲避剑气。

吞山老怪身躯一软,直接倒在了地上。

虽然被强行中断,神智回归身躯,但他仍然感觉浑身不受控制,有种难以言喻的虚弱,无法控制自身。

“好......好恶毒的小王八...蛋!”吞山老怪心中怒火中烧。

他不知道这小混蛋是怎么做到的。

但对方竟然出手暗算自己,而且还抢夺自己的道果。

简直罪不可恕。

自己不仅救他一命,而且还愿意将自身法门传授给他,没想到此子竟然如此狠毒卑鄙!恩将仇报!

元武陵看到林夕大惊:“你......你怎么能动了!”

他分明看到吞山老怪用道法封住了林夕,对方没理由现在就能行动。

“哼,你猜啊。”林夕冷笑一声,赤霞剑毫不客气的斩下去,一瞬间就连斩一百八十剑。

剑气纵横。

赤霞剑威力不俗,尤其是剑气极快。

元武陵此刻并未完全恢复,被斩的连连后退,他咬牙切齿:“为什么又是你,又是你坏我好事!”

“说明我们有缘啊,不死不休的孽缘。”林夕驭剑再次斩去。

当初在萤火仙岛上,双方擦肩而过便已经萌生一定要杀死对方的念头。

天生有怨。

那自然是不死不休!

“离恨剑气,去!”林夕身上飘荡萧瑟之意,衣衫鼓荡,剑意缠绕于赤霞剑上,竟然显得相得益彰。

虽然许久不曾施展,但也没有半点陌生。

赤霞剑气瞬间贯穿空间,虽然速度巅峰不及无相弓,但胜在出手更快,没有任何征兆,难以防御。

“无常神印!”元武陵立刻祭出无常神印庇护自身。

但阴阳之力尚未完全凝聚竟然就被剑气冲入空隙,直接洞穿身躯。

噗!

鲜血喷洒。

他实力根本还没有完全恢复,完全不是林夕的对手。

元武陵痛苦的倒地,他死死盯着林夕手中的赤霞剑:“这......这剑!”、

“是不是觉得很眼熟,没错,和你的无常神印来自同一个地方。”林夕笑着说道:“还要多谢你带路。”

听到这般话语,元武陵眼前一黑,差点气昏过去。

他哪里还猜不到发生了什么。

对方竟然一直跟踪自己。

这么说起来,自己一路上的行踪全在对方掌控之下。

那自己所到达的各个秘地,里面的宝物恐怕全都被林夕拿走了。

想到这个,元武陵自然气急攻心,心塞至极,头皮仿佛被火烧一般灼热发麻。

“没想到我才是站到最后的人,这算是好运气?”林夕笑了笑,正准备去看看吞山老怪情况怎么样了。

对方也不是什么坏人,能救的话顺手救一救好了。

至于那个金袍男子?

死了就死了呗。

而这时,远处金光喷涌而来,又有大批金袍人快速赶来,他们大概是察觉到了不对劲,所以来增援的。

“不会吧!”林夕微愣。

他一时间有些进退两难。

如果可以,他现在并不想和金袍人正面冲突。

“杀了吞山老怪。”天狱艰难起身,下达命令。

新赶来的金袍人就像是得到了神谕一般,疯狂的冲向了吞山老怪。

林夕惊道:“喂,那位前辈,你要是没事就快点起来逃命啊!”

“我......暂时...动不了。”吞山老怪勉强起身,但身躯仍然很僵硬,无法灵活调动体内的力量。

“这......”

林夕满脸纠结。

对方饶了自己一命,没有杀自己。

算是有些恩情。

就这么放任不管好像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算了,就当做好事了!”林夕一咬牙,开始运转魔修功法,然后专属于魔修的可怕灵力绽放了出来。

金袍人纷纷一滞,随后用很震惊的目光看向了林夕。

连天狱也不例外。

天狱目光一沉:“还有魔修余孽?给我杀了他!”

从击杀的优先级来说,先杀魔修余孽是最高的,连亵渎神谕的吞山老怪,还有大闹神照地的元武陵都比不上。

那些金袍人立刻调转方向,杀向了林夕。

林夕立刻扭头狂奔,头也不回,快速消失在了原地。

最新小说: 修真门派战国路 大唐斩妖人 我燃灯也是有追求的 开局一个明末位面 我在洪荒养剑 修仙:曹贼的秘密榜单 如水剑道 志异世界,著书成圣 修罗神帝 我触发事件能获得奖励